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韩非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莫名其妙的成为四朝老臣。
而逝世的秦王异人,也拥有了自己的谥号,是为庄襄王,庄字代表着他战胜强敌,有远大的志向,而襄字则是代表他为秦国开疆扩土,勤勉治政…在短短的时间内,昭襄王,孝文王,庄襄王相继去世,而韩非亲自启蒙的赵政正式即位,成为了秦王政。吕不韦在完成了对先王的安葬,定夺谥号等事情之后,即刻召集了群臣。
群臣自然还是聚集在王宫里,只是,上位空荡荡的,虽说现在是由吕不韦来处置秦国内的事情,可是他也不敢坐在那个位置上,吕不韦还是坐在了自己的丞相位上,群臣相继赶来,却都是朝着那个空荡荡的位置俯身一拜,这才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这是大概是群臣对庄襄王最大的尊敬。
吕不韦看到群臣如此,心里也是有些触动,当他再次看向了上位的时候,他仿佛雄才大略的秦王,傲然的坐在那里,说着自己想要统一天下的雄心壮志,庄襄王笑着,又看向了吕不韦,朝着他眨了眨双眼,吕不韦的双眼顿时就泛红了,他再看向上位的时候,秦王却早已不见。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若惜期花落 延竹
吕不韦低着头,沉默了许久,这才看向了群臣。
群臣看到丞相那泛红的眼眶,皆沉默不语,吕不韦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诸君,我邀请各位前来,是为了商谈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群臣低下头,表示愿意听从,吕不韦这才继续说道:“秦国的制度,在君王逝世之后,新的君王要守孝一年,表示尊重,方才登基…可是,在这一年的孝期里,国家没有君王,政务变得非常繁杂,没有人可以动用虎符印玺…”
“不如,让新君王先登基,然后再来守孝…这样一来,百姓也能安心…”,吕不韦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想法,那就是要改变秦国的新王登基制度,说起来,吕不韦是很担心以后还会出现类似如今的君王接连逝世的情况,这样的情况,对于秦国实在是太不利…在吕不韦的提议下,群臣又将一年的守孝期变成了半年。
这在其他国家,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如此无礼,不尊重先王的做法,会被国内贵族群起而攻,可是在秦国,就不会如此了,秦国的蛮夷们,向来不是很在意这些虚的东西…如果荀子还在秦国,或许他会指着吕不韦的头来骂,干脆往他脸上吐口水…好在荀子并不在,重视礼法的儒家,在秦国的庙堂里,似乎也只有李斯一人。
故而不少大臣都看向了李斯,可是这位儒家的弟子,对于吕不韦如此胆大妄为的做法,却并没有任何的质疑,甚至没有任何的不满,李斯点着头,说道:“您说的很有道理。”,吕不韦很开心,看着李斯,忍不住的点着头,他是越发的喜欢这个年轻人了,没有半点儒家的坏习惯,这是个很不错的年轻“儒者”。
韩非却忽然开口问道:“您害怕您的政治主张和您的政策会给您生命带来危险嘛?您害怕这会给您的名誉带来影响嘛?”
吕不韦一愣,方才摇着头,说道:“我不怕。”
韩非这才认真的说道:“好啊,就该这样啊,那就请您下令,让秦国的百姓们守孝三个月..君王逝世之后,百姓们为他哀悼,这是正确的,可是因为无用的哀悼而影响国内的情况,这是不对的,先前昭襄王逝世,百姓们哭泣着,拿头撞着地,高呼:上天夺走了我的明君…我看到百姓们因为守孝而不敢生育,害怕被杀死,因为守孝而不敢在耕地逗留,早早回家装作自己在悼念君王。”
“官吏们将心思放在悼念已经逝世的君王身上,而不是辅佐新的君王身上,这就是不对的。先前孝文王逝世,那些被他所赦免的人:他们选择杀死自己来跟随孝文王。那些作战的将士不敢大吃大喝,却要奔赴千里去作战…如今庄襄王逝世,朝中有年迈的大臣,因为怕他人的议论,故意不吃饭…却影响了自己处置政务的能力..”
“请您下令,将孝期改为三个月..”
韩非一开口,众人都有些惊讶,三个月,这也太短了!!其他国家还在施行三年呢,秦国只施行三个月,这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啊,吕不韦也是低着头,说起来,他只是个臣子,若是君王,亲自开口,将守孝期改成三天都没有问题,可是若是他这个大臣开口,这就是严重的僭越行为啊。
由他来改成半年就已经很不妥当了,改成三个月?
看到吕不韦有些迟疑,韩非继续开口说道:“我的老师武成子说:整治天下的权柄,统一民众的法度,是很不容易施行的。但之所以要废除先王的礼治,而实行我的法治主张,是由于我抱定了这样的主张,即立法术、设规章,是有利于广大民众的做法。”
吕不韦只好开口说道:“我明白您的想法,可若是我施行您的提议,天下人都要怪罪您,认为您是不敬爱自己先王的逆臣,我这是因为爱护您而迟疑啊。”
韩非继续说道:“大臣之所以不怕自己的主张所带来的祸患,而坚持考虑用法度来统一民众的利益,是因为这是仁爱明智的行为。害怕自己的主张带来的祸患,逃避死亡的危险、只知道明哲保身而看不见民众的利益,那是贪生而卑鄙的行为。我不愿选择贪生而卑鄙的做法,不敢毁坏仁爱明智的行为。您有爱护我的心意,但实际上却又大大伤害了我。”
吕不韦一愣,顿时收不出话来。
“丞相…群臣开会…您怎么不曾来叫上我呢?”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走进来了一个人,武士们即刻低下了头,而走进来的,却正是太子政,政傲然的走进了殿内,群臣纷纷起身,朝着他俯身大拜,吕不韦也不例外,赵政只是笑着,就一步一步走到了上位,他直接坐了下来,看着群臣,说道:“我这次来,是为了跟丞相学习治国的办法,请不要在意我。”
群臣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他们此刻都有些担心,这孩子是来捣乱的。韩非又继续和吕不韦说起了孝期的问题,在这时,赵政认真的听着,一言不发,等到吕不韦再一次拒绝了韩非的提议之后,赵政忽然开口说道:“若是我来施行,那就没有问题吧?”,吕不韦大惊,急忙说道:“不可!!”
赵政是异人的儿子,若是他来缩短父亲的守孝期,这就是大问题了!
秦王政站起身来,他认真的看着群臣,说道:“先王对国家有大功劳,他的孝期,是不能更改的,就按着丞相所说的,按着半年的守孝期来进行,而我之后,要是有一天我忽然死掉了,秦国的百姓,只需要守孝三天!我的子嗣,只需要守孝三个月!如此可以!”
吕不韦瞪大了双眼,他猛地跳了起来,问道:“三天??这怎么能行?!”
“为什么不行?身为国君,是看到群臣对自己的尊敬更加开心,还是看到国家的强盛会更加的开心呢?!”,赵政傲然的说着,这一刻,群臣都是惊讶的看着这个孩子,这些都是谁教给他的?是武成君?可是武成君为什么要让他如此说呢?群臣都是在这么想,可是吕不韦知道,这些绝对都是政自己的想法。
他长叹了一声,这才点了点头。
随后,吕不韦这才谈论起了新王登基,以及开始为新王修建坟墓的事情,庄襄王因为没有及时的修建坟墓,导致他最后只能被草草的安葬在了葚。这成为了吕不韦最愧疚的一件事,庄襄王还在的时候,对他是那么的尊重,将他当作自己的老师,当作自己的长辈,可是吕不韦甚至都没有办法按着君王的规格来为他准备墓地。
在确定了这些事情之后,吕不韦这才说起了自己的新谋略。
吕不韦看着群臣,愤怒的说道:“在这次出征魏国的时候…东周公为联军运输粮草,甚至派出军队来帮助魏无忌,这是对秦国最大的背叛,我想要灭亡东周国,各位觉得怎么样呢?”,群臣听闻,顿时就来了兴致,点着头,都表示赞同,蒙骜将军更是愤怒的说道:“应该要灭绝周人的祭祀!”
吕不韦却是摇了摇头,他说道:“我听闻,仁义的国家来灭亡其他国家,是不会灭绝他的祭祀的,是不会毁坏他先祖的坟墓,如今我秦国正是七国内最为仁义的国家,又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请让我来下令!”,他这才看向了年轻的王翦,这位受到武成君重视的年轻将军。
说起来,这位年轻的将军,还是没有表现出什么能力来,他跟蒙骜分兵作战,战斗也是打得中规中矩,顺利的完成了赵括的目标,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太多的贡献了…吕不韦认真的说道:“请您来担任我的副将,我要带着一支军队亲自讨伐周公国。”,王翦点了点头。
群臣告别了政,这才离开了。
秦王政开开心心的返回了自己的家,刚走进了院落,他就看到正在玩耍的成蟜,赵康。两人看到了赵政,相互看了一眼,这才朝着他俯身一拜,说道:“拜见秦王!”,政险些笑出声来,他在守孝期,是不能笑的。他将两个小不点给提了起来,这才认真的说道:“应该是拜见大王…唉,算了,今年没有去学室嘛?”
赵康眨了眨双眼,说道:“成蟜的头很痛,我就来照顾他…”
成蟜一脸茫然的看着赵康,说道:“是你说自己头痛…我的头不痛…”,刚说着,赵康就伸出手来在成蟜的头上弹了一下,“现在呢?痛不痛啊?”
“痛!”,成蟜委屈的说着。
……
“啊~~我不敢啦!!秦王饶命啊~~”
赵括回到家的时候,正好看到赵政将赵康抓在怀里,拿着木板正在抽打他的屁股。赵括只是看了一眼,方才就进去喝了些水,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这才走出来,赵括委屈巴巴的站在他的面前,他说道:“父亲,兄长他打我!”
“他为什么打你啊?”
“因为我逃课…还欺负成蟜…”,赵康说着说着,声音忽然低了下来,他注意父亲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啊~~我不敢啦!!父亲饶命啊~~”
当艺从市买了些吃的,回到家的时候,正好看到赵括将赵康抓在怀里,拿着木板抽打他的屁股。艺急忙上前,拉开了赵括,将赵康拉到了自己的跟前,这才询问道:“你父亲为什么打你啊?”
“因为…”,赵康忽然一愣,他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他想了片刻,从地面上捡起了木板,递给了母亲。
……
艺当然是没有打他的,最后他还是跟着成蟜抱着前往学室里学习。家里的三个孩子,性格竟是有着如此巨大的差别,赵政从小就早熟,长大之后,从不闹腾,俨然就是一个小大人,没有惹父母生气过,格外的喜欢去学室,更别说是逃课,他甚至会主动找人去请教学问。
至于成蟜,完全就是个铁憨憨,明明年纪比赵康还要大,却总是被赵康所欺负,他的想法总是比他人要慢半拍,他倒是不厌恶学习,可是总是被赵康带着逃学,随后就是被“连坐”,赵康挨了打,作为帮凶的他,也少不了被训斥,而对于他在赵括家里的遭遇,他的母亲,是并不恼怒的。
他的母亲非常的开心,因为武成君并不将他的孩子当成是外人。
他的母亲跟艺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两人常常往来,聊天。
至于赵康,这小子完全就是个混世魔王,及其的厌恶学习,读书只读兵法,平日里在学室里常常会跟比自己大好几岁的人动手,还从不吃亏,在院落里舞刀弄剑的,及其不安分,可是赵母却说,赵康是最像赵括的,因为赵括小时候就是这样,是整个马夫里最皮的那一个,没少挨赵奢的打。
赵括倒是不在意,孩子都是会慢慢长大的,只希望,这三个小子在将来能互相扶持,和睦相处,平平安安的,这就足够了。
ps:秦王政八年,王弟长安君成蟜将军击赵,反,死屯留,军吏皆斩死——《史记》
正史上这是一出悲剧,秦王其实挺可怜的…他所有的亲人似乎都背叛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