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归无咎抚摸着手中玉珏,轻轻摩挲之下,亦能感受到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温度。
这本是秦梦霖所持之重宝,但是设妙法从权,亦能借给归无咎来使。
其实此宝引动心兆之法甚为简陋,不过是此物之热力变化而已。若随意讲与旁人听,说道就连归无咎这一层次的人物亦无法轻易感知的微妙玄通之变化,却能通过此玉珏指明端倪,那端的是匪夷所思。
归无咎遮掩面目形容,扮作一位普通的元婴修士,纵游半始宗诸山一二个时辰,细细观览,倒并未观察出什么异常来。
梦奇缘 晚缨梦琪
说来也奇。归无咎洞府安居于云天小界之上,与半始宗地界本是一上一下,近在咫尺。但掐指一数,除却首入半始宗时、炼制至宝“归墟”之时、第一次隐宗与圣教祖庭征战时这三次机会。竟再没有在此地游览过了。
虽在近处,却又仿佛十分遥远。
可一旦起了巡游观览之心,百年之前所见又近在目前,宛然如恒,生机盎然,并不至于轻易生出伤春悲秋之感。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或许是因为门下弟子代不乏人,时见时新,不易见人事代谢也。
随意看了一阵,归无咎只觉颇为无趣,亦无所获。暗忖所周游之地,皆是元婴境修士之洞府。
元婴修士,固然是如今半始宗众弟子之枝干。但或许唯有再下沉下去,方能寻得端倪。
于是将遁光一转,往外山五池七峰去了。
权倾天下 璃雪
金丹境以下众弟子,皆居于此处。
游荡十余息后,忽望见五池之一的“启梁湖”畔,有两个年轻修士,修为不过筑基境,低首相对,面色变幻不定,窃窃私语。
这两人看着都甚为年轻,一个唇红齿白,约莫十七八岁年纪,一袭华袍加身;另一个休看面色有几分黝黑,身量亦矮小一些;但是看双目滚圆,肌肤精致细腻,其实反倒较那白袍少年更加显得幼态。
名门之一品贵女 西迟湄
这两人嘀咕一阵,忽地那白衣少年笑逐颜开,自袖中掏出两只玉盒,交到那黑面少年手中。
黑面少年亦容颜大悦,将两枚玉盒收起,藏之于袖中,旋即取出一册发黄古卷,低声道:“与你一刻钟时间。快速记下之后还我。”
归无咎目光微凝。
近百余年来,隐宗在搜罗人才、培育精英弟子之上,素不曾放松。传道受业之法,亦经历了一场大变革。
各宗最上乘的秘诀,皆是观你能否修炼至金丹境中的“冲盈境”——亦即九宗道传之中的“金丹四重境”境界;然后再依据潜力重点培养,授之以本门秘术。
在“冲盈境”大关之前,门中并无“秘典”可言。哪怕是“八部经典”之中练气、筑基、结丹的部分,亦早已挑拣出来,明文刊录,以示有教无类之精义。
所以,对于金丹四重之前的修士而言,绝无甚藏私“秘籍”之说。
方才所见,大为蹊跷。
唯恐低辈弟子之中有邪说传布,归无咎自然不可坐视不理,当即起了遁光靠近。
那白衣少年展开书册之后随意翻阅,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掌心一空。恍然发觉,簿册已被人夺走。
转身一望,见是一位陌生老者,鹤发童颜,气息深不可测。虽度量不出深浅,但是单那一重嘉祥和瑞之意,至少便是元婴境的修为。白衣少年与那黑面同伴,一怔之下交换了一个眼色,连忙行礼道:“拜见前辈。”
二人心中却暗暗忖度,这是哪一院哪一部的长老,为何竟从未谋面。
归无咎缓声言道:“若有疑难,自可随时请门中上师指点。岂可如此盲人摸象?”
原来。这册卷簿之中所载,乃是三百年前一人的笔记心得,记载了其筑基境和金丹境修行时所遇的诸般疑难。当中所举诸问,着实不浅。归无咎一望便知,凭借如此之道行颖悟,书此笔记之人今日至少有元婴境的修为。
白衣少年一愕,抚了抚额头,目光闪烁不定。
黑面少年重重叹息一声,道:“卢师兄何必局促?不妨对长老明言便是。那位上师的奇闻,门中诸长老皆有听闻,显然都默许了的。”
又转身对归无咎言道:“启禀前辈。修行之中所遇疑难,我等本不敢擅作臆断。今日卢师兄且寻我家传《会疑集》一观,正是为了‘叩门’是也。”
归无咎闻言一奇,道:“何谓‘叩门’?”
两少年对视一眼,一五一十将原委对归无咎说了。
原来,最近三五载之中,门中多出一位“上师”,修为年齿俱甚年轻。但每逢每月初一、十五二日,便在五湖之西的“华岩亭”讲法,为金丹境以下的年轻弟子解释疑难。
此人讲解之透彻,一语道断,明悟大本,就算是门中各部阁之上师,亦远远不及。前后讲法数次,便已名声大振,引得门中低辈弟子蜂拥而至。
或许是因为求问之人过多的缘故。未过多久,这位“上师”身畔忽地多出一位“护法”。言道人数益多,鱼龙混杂,所提问题亦甚为粗陋。明明本部本院之上师足堪解答,却偏偏跟风来问,平白挤占了旁人的时间。
于是但凡有来提问者,须得先将其疑难告知于这位“护法”。若是他认为你所提之问着实不堪,便会将你挡下。
这位白衣少年名为卢寻,自感修行中有一疑难。此疑难看似十分简易;但请教于本院上师,并未得到圆满解答。所以他却把主意打到了“华岩亭”的这位神秘上师身上。只是唯恐被那护法拒之门外,这才挖空心思借黑面少年家传《会疑集》一观,欲寻上一个看上去艰深些的问题,取打发了那“护法”,权作敲门砖之用尔。
归无咎闻之,颔首不语。
少顷,问明方位,把身一晃,直往五湖之西的“华岩亭”去了。
“华岩亭”位处大小湖泊之间,当中仅余一条窄道。道中立着一人,身着蓝色短衫,身形虽称不上魁伟,但却果有三分“一夫当关”的味道,迎面拦住熙熙攘攘百余人,依次发问。
一番对答之后,十人中往往只得一二位允其入亭;其余诸人,无不垂头丧气,但是又不甘贸然离开。
但就算你空自流连,亦是无用。因身着澜衫的这位拦路“护法”明显已有金丹境的修为,却非这一群筑基境弟子可比。
归无咎走近一观,不由哑然。
这位拦路“护法”不是旁人,正是自黄阳界中追随自己、一直随侍远近的年轻后辈北门云铮是也。归无咎量才而授,作为黄希音初入道时演法、试法的探路之人。如今黄希音成丹之后,正随她听用。
所谓的“上师”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归无咎隐遁身形,纵入亭中。
一个年轻女子,身着明黄蝉衣,于阶下盘膝而坐。看似宝相庄严,清辉流逸,却又难掩其面容中的稚气。
除了黄希音之外,更有何人?
环绕黄希音远近,零零落落坐着十余个少年男女,依次上前,请教道术中的种种疑难。
如此景象,竟让归无咎蓦然生出一丝“心动”,恍然如镜观照,回到了二百年前、越衡宗冲霄阁之时。曾经的归无咎,亦是这般助益同门,答疑解难。
略微听得两人之问,归无咎心中微微摇头。
虽已经过北门云铮这“护法”先筛选了一道。但是所提出的种种问题依旧甚为疏漏。远不能与自己当年为蓝钰、谢月屏等人释疑之问相媲美。
正在此时,亭阶之下,忽有一貌似木讷的少年上前,恭敬一礼之后发问道:“请教上师。予入定修行之后,虽已正念,神思入定,一览无余,如月满拦江。但心识之中,时时有万念流动,恍如水月照影。此时予心中有一念告知——似乎此心随境播流,随遇而安亦可;只消真常不散,不执著于正意守空,亦属无妨。此见是正见耶?邪见耶?”
此问一出,亭下其余弟子,面露惊叹、甚或畏惧之色,好似听到了什么大逆不道之言。
归无咎亦眼前一亮,没想到这人竟问出如此问题,几乎事涉本土仙道与九宗仙门的大本差别。且看黄希音如何作答。
本土仙道,在入定之后讲究“正念止观,惟中惟实。”牢牢守住实心正念,摒弃烦恼幻想,若心灯不灭。
而九宗上善之法,却讲究真常之下,无有执着;念动如流,随物赋形。若已知所观为幻,譬如深海中海水如如不动,纵然海波起伏波澜,会心喜悦而赏玩之,亦属无妨,并无拘于名相之讥。
乍一看之下,似乎九宗道术高明圆满。若是将九宗法门中的扎根基的手段搬取过来,却能使得本土道术迎来一场大飞跃。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九宗的高明上法,亦需足够的资质禀赋、道心根基,以及化解“九九劫关”之法门为辅佐,才是良法。若是条件不允,所谓“更高明”的道术,最终必失于流宕虚妄,成为诱入歧途之毒药。
对于已然通过本土道术入手的修道人,能够将其点化到哪一步,其实极难把握,所以也极难大规模推广。
此时的黄希音异常严肃,哪里和在归无咎身畔时有半分相似?
却见她闭目沉思一阵,然后低声言道:“尔之根基深厚。可行观身如身、观受如受、观心如心、观法如法之道。不必执著‘如实’,再生假象。”
这一句话,是以密语传递。除了那发问的木讷少年外,仅归无咎以高明手段窃闻之。
之所以如此,并非藏私。除却这资质最高的木讷少年之外,其余数人,若依此言修行,必致走火入魔而死。
归无咎明白看见,黄希音闭目之时,丹中身像至宝,照了眼前之人一照。
这木讷少年闻言之后,皱眉苦思十余息,忽然一笑,朝着黄希音深深一拜。
同一时间。
归无咎感到掌心玉珏之中,传来了一丝异样的温度。
自己的缘法功业,由是累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