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极夜玩家
李想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费钰景又怎会还不懂。
只是这临终遗言般的邀请让她有些不适,心里高兴之余飞快白了李想几眼,李想旋即恍然,尴尬一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是啊,自己怎么突然就往身上插旗了?
李想苦笑着摇了摇头,驱散掉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又看向她:“这么多年,这么多磨难和误解都过来了,真挺不容易,你要保重,不必将所有事情都藏在心里,实在想倾诉,随时找我。”
“呵,还不是跟某人学的。”费钰景甜蜜一笑,心情舒畅,这是她离开七大陆后最开心的一天,心中所思所想得偿所愿,原以为遥不可及,一辈子都难以触及的人竟然就这么回来了、
她也想透彻了,没有什么东西是十全十美的,浩劫之下,谁生谁死谁也不清楚,他们能做的只有把握好眼前人,珍惜每一次的相见,因为谁也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再见日。
“你也保重,君心我心,别死了。”费钰景微微踮起脚尖,捧起他的脸颊淡淡一吻。
李想顺势环住她的腰,回以长吻。
这一吻后,真不知道下次再见是什么样的情形了。
吻别后,费钰景独自伫立在高台之上,怔怔出神,看着他离开的位置,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此生,她的愿望究竟是什么呢?
是成就无上荣光,如白莉莉一样屹立在世界之巅,掌控至高权力,绝对力量吗?
自出生以来,她的心里就被父亲烙印上了白莉莉的痕迹,父亲对邪首的狂热和推崇,她那一件件惊天动地的事迹,自幼便镌刻在费钰景心底。
她一直以白莉莉为目标,奋力追赶,哪怕放弃最珍视的感情,也要尝试一次。
可到头来,已经无比接近白莉莉的她此刻站在这里,扪心自问,却一下子得不出那个平时随口即出的答案了。
野心、力量、权力这些真的是她所追逐的吗?
很久,费钰景都没说话,最后才抬头,眼眸中蕴含着浓郁的水雾,有晶莹泪滴滚落而下,带着七彩光华,凄婉而伤感。
“我要的是他,只是他,只有他……”
她得出了最终答案,一直以来都在逃避的答案。
因为鸣绪,因为知道了他并非这一世自己的青梅竹马,因为李想曾带着她经历他以前的世界,所以她早就明了,从统一招录考试笔试结束后的那一次天台,他问她何去何从时,一切就都有定数了。
那是女人独特的直觉,当李想平静询问自己打算去哪个学校时,她就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可能会越拉越远,心中莫名的担忧害怕。
因此才那样回答,努力鼓励他不要放弃,暗示他自己也不是很想去京北学府,以最青涩的姿态表露着她对他的喜欢和依赖。
回头看,那时的自己真的太稚嫩,太柔弱,如果稍微勇敢一点,稍微强势一点。
还没遇见鸣绪的他一定会被自己牢牢握在手心。
“可这世界上,哪里来的那么多如果啊……”费钰景苦笑,看着星辰中闪烁不定的光芒,眼中不断有泪滴滑落,出神地看着远方,像是要将那个人的身影烙印进内心深处。
哪怕一个又一个纪元更迭,还能记得,永不忘却。
夜风再度吹拂起少女的发丝,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凄美。
……
李想赶到南陆时已经是白昼。
路途中间出现了一些小插曲,他担心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大战逼近,人类阵营这边精神压力太大,而本就曾针锋相对的人类玩家、拟人化灾厄、异化战士三者产生了较大的摩擦,曾经,人类玩家固守七大陆,拟人化灾厄游走在边境和星海,而异化战士大多被遗弃在灾厄长城。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三者互不关联,相见便是一战,矛盾始终存在,但至少不会集中爆发。
现在强行将三者拉到一个阵营,有些本来就恩怨极深,在战争中使一些小手段也很正常。
可在血战中被人从背后捅刀子是战争中最忌讳的事情。
一旦发生,本就摇摇欲坠的信任顿时荡然无存。
李想及时赶到,才没让事情进一步发酵。
起因是一名人类玩家暗中拖延拟人化灾厄的补给品,导致那一片战线连锁反应,全面崩溃,而夹杂在其中的异化战士两头不是人。
这次事故葬送了数名拟人化灾厄的生命,它们跑去扑克牌俱乐部和邪首王庭要求公道,同时展露血腥本性,夜袭了人类玩家某个小队,将他们屠戮殆尽。
战争中发生这种事情,处理办法不用多说,必然从重。
李想直接出手杀掉了事故源头几人,重重惩戒了所有参与者,然后决心将三者彻底分化开。
不得不说夜王他们想的很透彻,与其让这些互相猜忌的势力强行在一起,不如干脆分开,各干各的。
拟人化灾厄全部调动到边境区域,用以应付灾厄之主,人类玩家全部收缩回七大陆的机械都市防御。
至于异化战士们,则看他们目前自身情况而定,和人类玩家交情不错的可以留下,其他人也是一律去极夜长城或是北陆那种对他们比较友好的大陆。
但这样一来,机械都市的防备会萎缩不少,没有那些不容易被杀死的拟人化灾厄,许多工作便必须人类自己完成,这会增加大量伤亡。
却又无可奈何。
这只能说是自食恶果。
李想叹气,对于人类的劣根性和窝里斗,他比谁都清楚,那些暂时臣服自己的超级势力也是迫于当下形势,一旦浩劫过去,他们就会跳出来搞事。
他暂时想不到一劳永逸的好办法,只能继续这么压着。
来到统一战线联盟的总部,看着那些巍峨如山的建筑,李想心底才稍微好过一些。
至少在机械这一块,他确确实实给七大陆给人类文明带来了质的飞跃。
南陆刚经历过巨大战火,百废待兴,不到几年时间,新极夜的工程部就将这里重建了,变得比原来更恢宏,更气派。
无论是月家族地还是统一战线联盟总部,放在以前,都是现象级的建筑群落,攻防一体化,安全系数极高。
任何人出入总部都需要遵守那一套进出流程,他和白莉莉也不例外。
白莉莉和兰斯洛在最高层的一间巨大会议厅等着他。
走进会议厅,三股截然不同的气息立即包围了李想,他豁然抬头,看到端坐在高高王座上的三人。
白莉莉居中,兰斯洛和白师利一左一右,呈环绕之势,将她包围住。
见到李想,白莉莉悠然一笑,朝他招了招手:“你来啦,这几天有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李想微微摇头,暗中观察着三人的神态,白莉莉轻松写意,兰斯洛波澜不惊,面容几乎掩藏在一张人皮面具下,而白师利则是威严肃穆。
他犹豫了下,还是把和揽月姬的那番对话复述了下,还着重讲了一些他对亡者生物的看法。
有关最终浩劫,三位大佬听得都很认真,李想说完,倒是一直沉默的兰斯洛第一个开口。
“按照你的说法,只有新诞生的东西才不会被亡者相对克制?”
李想重重点头:“没错。几个新玩家职业被克制的程度非常小,而玩家中最常见的三大职业普遍被亡者压制。尤其是魔法师,它们对魔法有较高的免疫力,差不多能越一两级硬抗。”
这都是他通过实战观测而得,大量数据佐证,几乎可以认定为事实。
一旁的白师利也附和道:“确实如此,我和那来自焚天神国的黑影战将交手过,它的战力大概在9级之上,几乎所有禁咒和魔法对它都不起作用,只能依靠纯粹的肉身力量碾压。”
他是10级,对方是9级之上,即便如此,白师利使用的魔法依旧无效,被对方免疫,虽然白师利走的是自身为种的道路,但他在三大职业上的造诣也很高,随便甩出去的禁咒都足够9级之上们喝一壶。
然而对黑影战将完全无效。
最后还是依靠境界压制赢下了战斗。
不过这场胜利没能给他们带来多大信心,一方是阵营最强者之一,一方是最强者的手下,赢了没什么好说,反而让白师利更为担忧。
“说实话,我们有的几位9级之上,一对一,能打赢这种层次的黑影战将,可也得付出一定代价,战争前期,对方放出来的人必然不是什么大角色。”
白师利说的直接,在他看来,黑影战将充其量也就是焚天神国的一名先锋官,焚天神国有无数亡者大军,那些能统领一支浩瀚军队的黑影才是真正的高层。
战力无限接近10级,就算是他,一对一也要花费不小代价才能将对方拿下。
白师利和焚天神国的大军对峙时,他曾从神国内传递来的气息中感应到过几个类似的存在。
“那个级别,他们不一定打得过。”白师利皱眉。
他口中的“他们”自然指的是费钰景几人。
兰斯洛沉吟,双眸看向白莉莉,没有说什么。
白莉莉倒是挺悠哉,双手按在王座两侧把手上,一双玉腿前后轻轻踢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一开始不就是按照敌人数量质量远高于我们几倍的情况来制定的作战计划嘛。”
“计划是计划,事实是事实,不可一概而论,莉莉,你现在手上握着的是无数条生命,不是玩偶。”白师利轻轻咳嗽了一声,提醒道。
白莉莉扭头看他,神色不变:“那又如何,天地做棋盘,我们是棋手,作为棋子,他们早该有棋子的觉悟,下错棋了,那只能是他们倒霉。这世界本就那么残酷,这个道理还是你告诉我的,哥。”
听到白师利和白莉莉兄妹相称,李想偷偷舒了口气,这两位大佬总算是握手言和了,不管曾经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恩怨,亲兄妹终归是亲兄妹,血浓于水,不会一直老死不相往来。
李想感觉自己有点像是为自家熊孩子操碎了心的家长,总觉得哪里不对。
白莉莉还想和他斗嘴,白师利已经扭头不回答,看得兰斯洛一阵低笑。
“不用在意,几十年前他们就是这样,一点没变。”兰斯洛对他眨了眨眼睛。
说起来,自己和这个便宜老爸还没怎么交流过,只记得那时他郑重邀请自己去他的阵营,然后被他一口回绝了。
“这次李想也算是带来了一点有趣的信息,莉莉,把那个东西给你宝贝儿子看看吧。”兰斯洛敲了敲王座扶手,似笑非笑,“你还想瞒他到什么时候?深渊监视者的事情,他也知道大概了。”
“唉,都怪那什么揽月姬,多嘴多舌。”白莉莉一脸不爽,骂骂咧咧了几句后冲着李想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身旁。
李想跨步上去,坐在了她身边,几乎同时,一股突如其来的潮水般困意席卷了他全身。
在不知不觉中,他就被白莉莉拉进了梦境心灵世界。
入眼一片纯白,仿佛身体浸泡在暖洋洋的温泉里,睁不开眼睛。
“这是我的神国,不要拼命尝试睁眼,这里的规则很奇特,你只要想着能看见,就能看见了。”白莉莉温柔的声音传入耳朵。
李想立即想象自己能看清东西,很快,白色的柔光消失了,他能看清这一片漫无边际的纯白。
这是她的神国?
好空寂的感觉。
“说起来我们母子是真的有意思,我的是纯白神国,你是极夜神国,一黑一白,一光一暗,天生的对立面呢。”她笑着,身影逐渐浮现。
李想无言以对。
纯白神国显然不会只有眼前这么一点东西,他不敢去触碰任何规则,避免被反噬。
但从神国的气息看,白莉莉的层次必然和那七位主角相同,比他还高不少。
有了直观的对比,李想终于体会到昔日纪元主角的恐怖,那一个个都是站立在巅峰的生灵,在自己的道路上走到了极致,他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修行才能赶上。
妻限99天,权少步步沦陷 水色倾城
白莉莉随手一扬,一幅光景图被她在神国中模拟了出来。